【周末心血来潮的一篇摸鱼。写了昊然聚聚。这玩意害得我作业没写完【怪你  】

————————————————
        12月。
        窗外,乌云笼罩着天空,和远处的高楼混在一起,模模糊糊一片混杂的灰。——反正他也看不清窗外究竟有些什么。
       『真是一片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的灰啊。就和你的头发一样。』
        屋内,灰色长发的男子正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呆呆地在床边坐着,目光无神。明明是冬天室内却没有暖气,温度冷得人都要被冻僵,但那个男子却只穿了一件长袖衬衫,袖口沾满了灰尘,似乎已经很久都没被洗过了。
        他就这么漫无目的地坐着,身子微微的打着寒颤。然后他的目光对上了桌子上的一本速写本。不知是哪里来的动力驱使着他站了起来,努力地伸出胳膊,缓慢地挪动脚步,走到了桌子边,拿起了那个速写本。那个本子封面上一抹发黑的血迹格外扎眼。
        他退后几步,突然跪坐在了地板上,双手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他翻开了那个速写本:前面的画作都很精美,看着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画家的杰作;但是到后面,后面——
        男子那仿佛被浓雾笼罩的无神的金色眼眸,此刻突然有了某种难以言状的物质在里面翻涌。他不断翻动着那个速写本,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看到了自己曾在速写本上留下的痕迹,那是他亲手描绘的,那个寄居在他心底的“恶魔”。
       『都是你的错。』
       『因为你害死了他,所以你活该被抛弃。』
         “不,不……”
        男子艰难的支撑着自己的躯体,眼中罩上了一层浓厚的阴影。速写本上的线条狂乱夸张,纸上偶尔溅落的一两滴血使它看上去更加狰狞,像是精神分裂患者的自画像。
        周围冰冷的空气好像在急剧降温,不断地压缩、翻腾,直至变得浓稠,压得他喘不过气。他彻底失去了支撑自己的力气,痛苦地蜷缩着,像只濒死的蝼蚁。
      『你这种人就不该奢求被原谅。』
      『“对不起”已经没用了。』
      『你这么没用怎么当时死的不是你呢。』
        “不要……不,我…对不起,对不起…………为什么、要我……不……”
        男子苍白的嘴唇颤抖着不断开合,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支离破碎的语句。他感觉有粘稠而又冰冷的东西将自己团团裹住,随着呼吸慢慢渗入口鼻,让他缓慢而痛苦地窒息。在一片模糊而又眩晕的视野中,他看见了自己熟悉的事物——看得一清二楚。
        他看见了几天前被自己亲手杀死的那个女人,看见了她在向自己微笑,然后她的胸口渗出了血,她的笑容不断扭曲,最后变成非人的狰狞面容,从她胸口的血洞里长出了如粗壮树枝一般的物体,浓烈的血腥味熏得他想吐。
        他看见了那个半年前被自己害死了的密友,看见了他笑着、拉着自己的手,瞬间他的面孔变得无法辨认,他的身影迅速模糊,剩下的影子被撕成了碎片,不留下一点残渣。
        他看见了抛弃了自己的父亲,他的面孔是一团漆黑;他看见了离开了自己的母亲,她如薄雾一般瞬间消散。他看见了将自己推入黑暗中的手,看见了屏幕被摔裂了的沾了血的手机,看见了那个女人递给他的匕首,看见了在黑暗中盯着他的眼——
        速写本上生长出的幻像紧紧地将他束缚住,他的躯体不断颤抖,胸口剧烈起伏着,额头上冒出了好几层冷汗,顺着他毫无血色的脸颊滴到了地板上,留下小小的水渍。他的双眼睁得大到恐怖,视线好像穿透了摊在地上的速写本,但依旧看不到逃离的办法。
         “唔,唔啊……哈,哈……哈啊啊啊啊——” 他几乎只是靠本能嘶吼着,嘶哑的音调甚至不像是人类所发出,仅仅是为了宣泄内心的痛苦和绝望而已。
       『不,不要……不——不要啊啊啊!!!』
        突然,面容扭曲的男子挣扎着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冲向了书桌,左手按住了桌面,右手伸了几次才摸到桌面上的美工刀,手心浸满了汗水而紧紧地握住了刀柄,近乎疯狂的他举起了右手的刀,狠狠的朝着左手手背砍去——
        “唰!”
        “啪嗒。”
        一道鲜红在男子眼前划过,随即他就已无力握住那把刀,美工刀从他颤抖的右手上滑落,掉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哈啊……哈啊……”
        刚刚一瞬间血肉被割裂的痛感激得他浑身一颤。不知是由于疼痛还是寒冷,他的全身依然在止不住地颤抖。他一口口喘着粗气,汗水和泪水混在一起顺着他的脸流下来。像是渴求解脱一般,他紧紧盯着左手手背上的那道新鲜的伤口,看着鲜红的血液从伤口中涌出,在桌子上流开,然后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板上。
         “一,二,三……”他默默念叨着,重新把手上的伤又数了一遍。在那道新伤下面还留着七道伤疤,其中四道伤口上的血痂还没有脱落。
       『只有疼痛能给我带来理智。』
        他的呼吸慢慢平稳下来,由于痛苦而不断颤抖的身躯也渐渐平静成偶尔的寒颤,只是血依然没有止。他眼中的绝望也在慢慢散去,剩下的只有无神的眼眸,仿佛是被屋内的寒气冻结了一般。
        他知道,这样让自己冷静下来的话,过不了多久他的心就会冷若寒冰,坚如磐石。
        不知过了多久。他手上的伤已经停止流血,他本人也完全停止了动作,面无表情,目光无神,宛若一尊人偶。
        他缓缓抬起了手,向房间的门口走去。他想着先去处理伤口,然后把房间里的血迹清理掉。
       『还有三天。熬过这最后三天,一切就都结束了。』

——————————————————————
【分享虎纹鲨鱼。有毒。但现在说好像已经晚了。】
【排版累死。】

评论(3)
热度(1)
© 詩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