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jb划拉
一周年快乐

WTFgame:








【泠羽】

WTFgame是个好游戏。

白光闪过,等恢复视力时全员已经出现在了撒哭球的方盒子大厅里。

“…………诶。”
书签从地上爬起来。

“……什么,新的风暴这么快就已经出现了?”泠羽熟悉的声音说着什么奇怪的台词。
“怎么能够停滞不前。”雹雹接上。
“穿越时空。”莫天接上。
“竭尽全力。”韵绕接上。
“JJ一定会出血。”rc接上。然后被回忆童年的众人打飞了。
啊,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智障。

“【五分钟后将开始执行α任务。】”冷不丁一大串白色的大字“biu”的一下冒了出来,吓得所有人都跳了起来。

………啊好吧并没有跳起来。
“哦哦小白好啊好久不见!!”泠羽看着特别开心地向白字挥手。
“那个…阿尔法任务是啥啊。”韵绕从泠羽身后挤过来。
“【任务目标已经放入背包中。】”白字说。
果然在技能书的旁边又出现一个上古卷轴。

-WTFgame mission α-
【几亿年前,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总是因为“稿子被猫吃了”“电脑坏了”等原因或者“再给我两天就画完”等手段拖延时间。这些人被称为【拖稿狂魔】。
【针对这些人,约稿者经常派出【催稿者】进行针对性催稿。
【任务目的:在规定时间内帮约稿者催到所有拖稿狂魔欠的画稿。】

全队沉默。

“……我总感觉背后一凉。”莫天让气氛更尴尬了。
“那个,约稿者是谁啊?有几个?对手都是怎样的?”书签问。
“这个任务是为了什么。”泠羽问。
“这个任务是为了什么。”韵绕问。
“这个任务是为了什么。”rc问。
“是真实事件改编的吗。”雹雹问。
“上面那么整齐那我也。”莫天说。
书签捂脸点这批级。
“【首先,是真实的人物,虚构的只有事件。】”白字说。“【 其次,你觉得你玩WTFgame是为了什么。】”
“好有道理点这批级。”泠羽说。
“我居然没懂大羽子在说什么。”韵绕说。
“道特之诶屁即。”
“图片格式吗?!”
“【游戏即将开始。】”白字突然闪现。
“?!等下我还有………”

书签的话被打断,所有人随白光消失在撒哭球的方盒子里。


同一个时空,看完任务书的赤方感觉百感鲛吉。
“……我们的任务是……拖稿吗。”
“【是。】”
赤方笑着准备撕掉任务书,被众人拦了下来。
“队长冷静啊喂这任务超简单的你只要死都不交稿就行了啊!”璇碳抓住赤方的左手。
“对啊拖稿容易催稿难啊!!我们随便一个理由就能混过去啊!!”翼子抓住赤方的右手。
“趁乱抱紧大腿。”kasa抱住了赤方的两条腿,赤方“bia叽”一声摔在地上。
所有人都沉默了。

“所以说……我们真的要画稿吗?”奕彤突然来了一句。
“【不画岂不是更真实。】”菠菠说。
奕彤的价值观被刷新了三次。

“【还有一分钟开始任务,请各位做好准备。】”
白字突然跳出来。
“雾擦,乍一看还以为是菠菠在说话。”沧穹说。
“【还有一分钟开始任务,请各位做好准备。】”菠菠说。
“这下真的分不清了啊喂!!!”
气氛变的非常尴尬。
“说起来,菠菠你的龙呢?”
“【啊,菠导弹在我口袋里。】”
“能缩小的吗?!”
只见菠菠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白相间的圆球状物体。
“世界观都串了吧喂!!“
“不管怎样……”赤方站起来。“先给催稿的爷爷们续一秒。”
“+1s。”璇碳说。
“+1s。”kasa说。
“加一挨死。”翼子说。
“催稿的和约稿的各1s。”奕彤说。
“【你觉得我会跟队形吗。】”菠菠说。
然后菠菠被丢了出去。
“【注意各位,传送开始。】”白字突然冒了出来,随后强烈的白光笼罩了所有人。
“【欢迎各位来到………哎雾草已经开始传送了啊至少让我说完台词啊!!】”


【雹雹】

莫天感觉自己的脑有点不太好。

几分钟前,这个破游戏突然就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个谜一样的分支任务,然后整个小队里的人就这样强行被卷进了任务传送点……别的先不谈,问题是传送前的那个npc到底说了什么?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

莫天感觉自己本不存在的强迫症真在缓缓滋生。

另外,回想起刚刚被灌输的任务内容,这位名为莫天上能日天下能草地的剑士竟隐约感觉背后窜上了一股寒意。
“催稿,催稿,催稿……”
我草,什么东西,莫天感觉这两个字像是某种吸取脑力的咒语,感觉智商被掏空,仿佛自己即将被炖。

“…你咋了,脸色好像不太好啊。”边上的泠羽瞥了莫天一眼。
“没啥,没啥。”
总觉得自己的嘴角在抽搐。

莫天环顾了一下四周,觉得队里的人好像都没有什么异常。队长书签还有泠羽已经开始试图教授大家催稿的秘诀,雹雹在划水,rc在认真听讲,韵绕在赞美太阳。

是的,都很正常。莫天感觉智商再一次被掏空。

“所以,”书签还在举着她的两根书签带子认真讲解,“催稿这种事其实很简单。你只要抱着一种让对方……”

“生不如死的心态。”泠羽很合时宜地接道。

“!好!大羽子说得好啊!”雹雹突然鼓掌,“所以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泠羽沉默了两秒钟,“狗逼雹雹。”
莫天虽然有点状况外,但还是点点头,跟了一句队形:“狗逼雹雹。”
雹雹:“?????”

书签清了清嗓子,“大家还是快点进入状态吧。可能我们过不了几分钟就要和对面打照面了,目前还不知道对面是怎样的脱稿狂m——这啥?!”

莫天随着惊叫的方向看去,发现书签的边上突然多出了两三个像团子一样一边动一边还在发出nya nya nya的声音的玩意儿……紧接着是一道陌生的声音。

“雾草,玛德开车开忘了!璇小沫呢,回来啊!”

好像不止一道。

“璇碳你别往前冲那么快啊啊啊啊啊我boss还没打完呢额额额额额额啊啊啊啊再一下再一下就死了我日怎么死的是我。”

“【你们冷静一点。】”

“话说回来,我怎么觉得我们跟着璇碳好像走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去了。”

“抑,这是哪,我是谁。”

然后,莫天就这么看着一群突然镇静的患者站在那里对脸懵逼。

“??????????啥??是不是任务已经开始了????”

【璇碳】

“……那群磕了药一样的人是怎么回事啊。”危机当头韵绕选择躲在莫天身后暗中♂观察。
雹雹则是有条不紊地开始了计算,“根据她们的加速度和她们到我们的直线距离来看,她们撞上我们的时间还有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玛德快跑啊——”
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书签周围的小团子像是受了惊吓一般全部逃向另一个方向,而迎面而来的那一大队人马……
居然也跟着那帮团子立刻改变了方向?!!!!
于是她们以一个优美的抛物线的轨迹,对就是书签泠羽深恶痛绝的那个解析式x²=2py一毛一样的路径又飞奔了出去。
书签组众人?????点这批级。
“……以这帮人的速度产生的向心力真的不会让她们侧翻吗……”雹雹还沉浸在刚才的计算中。
“雹雹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请好好讲人话可以吗。”泠羽?????????点这批级。
“我好菜啊点这批级。”
“我好菜啊点这批级。”
“我好菜啊点这批级。”
“咳咳,总之,虽然雹雹说的那些我也听不懂?不过有一样东西我是可以确定的。”书签清了清嗓子。
“这就是传说中飙车的艺术吧。”
无法反驳。
莫天一见情况解除,马上直接使用葛优躺的姿势向后一倒,“所以她们这群人到底是不是我们的对手啊,没有稿子催我已经差不多是个废龙了。”
然后莫天受到了智慧的凝视xN。 泠羽简单地查看了一下任务界面,并没有发现任何的提示,于是便试着询问了一下大家的意见。
“那这样吧,我有个提议,”书签拿出了身为队长的威严,“大家分头去找那个小队的人,问清楚之后再发信号让大家集合,如果确定是的话就直接动手。”
所以书签组的各位便很有默契地分头出发了。
>
树林。
小溪。
幽静无人。
开车的绝佳场所。
“嘘等下,”树丛中,压低身体移动的泠羽示意身旁和她一组的莫天,她的眼罩中似乎放出光芒,“看我们发现了什么?”
一名落单的戴着奇怪猫型帽子的红发少女,蛋白质是牛肉的10倍,去掉头和脚就可以食用……等等这不是〇野求生。
泠羽对这名少女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她正是刚刚跑在她那支队伍最前面的那个叫嚷着开车什么的人。
两人观察到少女此时正使用着她面前漂浮着的神奇的键盘和虚拟显示屏打字,一边打字一边还在发出“嘿嘿嘿”的奇怪笑声。
“嘿旁友,在这种无人的地方是否感到孤单寂寞想下棋呢。”
“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赤方我错了我马上回去不要打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键盘砸在了泠羽的头上。
在被砸到之前的那一瞬间泠羽似乎看到了“玛莎拉蒂精品汇”这样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的文件名。
“诶不是认识的人啊,那就不用道歉了。”红发少女松了一口气。
“……你大爷的。”泠羽似乎听到了莫天在树丛里笑得非常贱的声音,但是还是装作啥也不知道的样子,“啊,认识一下呗,我叫泠羽,叫我大羽子就好。”
“这里是璇碳哦。”
“看你好像在写什么的样子。”
“啊哈哈哈也没啥,一点随笔而已。” “你准备啥时候交稿子?”
“啊再等等吧我明天就……”
话还没说完璇碳就感到了不妙。 一个剑士拿着砍刀跳的老高,仿佛天降正义一般砍下来,在太阳的映衬下,那把砍刀似乎有40m辣——么长。
危机关头,璇碳用音游狗的手速赶紧在键盘上搓了几个键,随后用手指指向了莫天。
于是莫天便又无视物理法则地笔直地跌在了地上。
泠羽邓摇点这批级。
眼看就要到手的目标转身就跑,泠羽机智地使出了她的技能,驯化周围的动物。
除了天上掉下来一坨鸟屎什么都没有发生。
r更糟糕的是起身的莫天不分青红皂白地居然对着自己砍了起来?!!!
“救命啊椰叶?!!!!!!莫天里控记一下里记几?!!!!!啊不对,来人啊!!!!找到拖稿的啦!!!!!”
正在被莫天追杀的泠羽绝望地叫喊着。

【抑彤】
这个泠羽正一边躲避莫天的追杀一边狂按1键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并绝望地求救。

“莫天你麻烦停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对在这停顿点这批级有话好好说别离我四十米以内我以后再也不催你交Vanessa了所以麻烦停一下——————”

莫天收起了很可能当街砍过人的长刀并卡顿了一下。

好极了。泠羽选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调出道具栏甩了炖只莫天吗表情包x99过去看起来终于让莫天冷静了下来。perfect!

"雾草烫烫烫烫烫烫这什么鲮鱼你又双叒叕干了啥。"莫天擦掉糊在自己脸上的一层炖莫天表情包亿脸懵逼仿佛失忆。不对失忆个鬼啊刚才到底发生啥事还是我错过了一整屏撤回。

泠羽以检查手癌的准度确认四十米长刀的gif已经关掉之后长出一口气以一滩鲮鱼状瘫倒在草地上。“这什么辣鸡技能啊能不能用啊我现在非常真挚地想请游戏制作团队去k?c喝杯硫酸铜。
……对了莫天璇碳在你数据里写了什么啊。”

“这鲮鱼老拖稿连Vanessa都不交不清真啊之类……的 好像。我现在还是想砍你不过程度已经正常了。”

"wtf这主语不对吧这个碳不清真啊。"

“先别歪楼,”莫天十分难得地没有让话题整个歪到天上去比如讨论泠羽的技能用于制作炖viz的可行性。“璇碳呢。”

反射弧可绕整个wtf地图三圈的两人这才齐刷刷回头,身后景色优美风和日丽阳光灿烂地形平坦开阔无法禁言适合飙车,处处含有碳元素然而并没有璇碳的影子。

泠羽毫无波动点这批级。


“等下泠羽你能不能让我砍一下啊我有点控制不住我记几。”还是歪了楼的莫天。

“拒绝。”一脸仿佛内心一万个fd球狂奔而过开始思考人生点这批级的泠羽。









璇碳顶着hp=0.0000001的血条以逃离催稿的速度上气不接下气跑回队伍。

然后咔啪一声所有人一齐关掉番剧合上小说关掉摸鱼文件点击显示桌面假装在看windows自带桌面的风景。

查寝啦——————

……个鬼啊。我回来了!!!!

“什么啊原来是璇碳碳回来啦还以为是催稿的来了吓得我差点把鼠标扔了呢……”奕彤重新打开摸鱼窗口并卖了一个一个不明所以的萌。

麻烦停一下这个蜜汁强制卖萌设定是不是要上天。默默地把接下来差点说出来的一句nya压回去的奕彤又一次非常希望给游戏团队寄一盒喂毒的豆豉鲮鱼罐头。

“是说啊我要不要搓个团子放过去侦查一下这群催稿的的方位……这样提心吊胆的也太……一时语塞点这批级。”璇碳擦了擦刚才冒出的冷汗,“等那个剑士发现我干了什么之后我很可能就 差不多是个烷了。”

“……等一下,”奕彤似乎发现了什么再一次迅速关掉了摸鱼窗口。

“呃……璇碳啊,那个……你 身后”

璇碳tellulu问号.jpg回头。

然后她的目光撞上了两条黄色的丝织物。

……雾草。

……雾草?!!!!?!?

【平行】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不对书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可爱的朋友们你们为什么不好好画稿子要摸鱼呢?”头顶两条黄色丝织物的可爱纸片微笑着这么说。
此时的拖稿大队一脸“夭寿啦书签要杀人啦”的表情。

另一边。

“队长呢?”莫天一边咬着手一边问泠羽。
“她去追那群拖稿的人了。”泠羽一边扯着莫天的头发一边说,“也不知道她一张纸片能不能追到那堆人。”
“我看不行。”雹雹忽然顶着个火锅冒了出来,“一个纸片跑步不被吹走就已经很好了。”
再回过去。
“啊切!”书签在拖稿大队面前忽然打了个喷嚏。“谁又在说我啦?”
而站在她面前的那个大队却一言不发,惊恐至极地看着这个猝不及防的纸片。
冷漠。
这个时候,璇碳突然大唱一句打破了沉默的氛围:“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正当队友们一脸懵逼的看向璇碳时,奕彤瞬间理解了璇碳想表达的意思:“幸福来的好不容易,才会让我更加珍惜……”
“打住。”书签将一段绸带横在两人面前,“我不吃感情招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奕彤突然开口了:“我们来xi吧,xi输了我们就交稿。”
“xi就是xi不是骰子。”
“那我们来骰吧,就赌一把,怎样?”
“是吗?你们赢了你们可以走……
“输了就得冻住不洗澡啊。”
璇碳还想插嘴,但是被奕彤一下抢过了:“就这样!”
随后两人拿出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或许是从xi姥爷的头像里来的骰子。
“这俩这是开挂啊,骰子都拿出来了。”
然后奕彤将骰子扔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
骰子落地了。朝上的面上刻着五个点。
5。
5。
“我们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cienkfnboandqpjfjwpfjebocnk”拖稿大队所有人的内心是这样的。
“你们以为你们这样就赢了吗?”纸片突然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真是天真。
“强大的雹雹啊,赐予我幸福……不对是幸运的力量吧。”
书签神神叨叨地念完这句话以后,将捧着骰子的两条丝织物向上一挥。不久以后骰子随声落地。
拖稿队目瞪口呆地看着骰子渐渐停稳。六个深深地刻在骰子里的点,在这个时刻将永远地刻进拖稿队的内心里。
6。
6?!
6?!?!
就在那0.01秒千钧一发之时,璇碳高喊了一声“跑啊”就把全队的人瞬间带走了。
“天真的人们啊,不要以为自己很强大……人呢?”当书签反应过来时,拖稿队早就人都没影了。
“跑的挺快……说好的冻住不洗澡呢?真是一群心机表……”
“队长!”“纸片儿!”
书签一脸“不在”的表情转过头,看见泠羽在扯莫天的头发,韵绕的袍子被莫天扯着,rc则一边吃着雹雹的火锅一边任韵绕摸头。
“队长看到那群拖稿狂魔了吗?”
“雹雹你这火锅是怎么回事开挂了吗。”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看到那群有一个菠萝还有一些老司机的拖稿狂魔了吗。”
“……
“你们来晚一步。”
“哇塞队长她真的追到了诶!”“谁说一个纸片跑步会被吹走的?”“雹雹你要愿赌服输啊。”
此时书签内心os:“原来我的命运就真的不重要吗?!”
然后其他队友就当着书签的面吃光了雹雹的火锅。
“话说那个火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因为最近天气太热所以我们就顺道煮火锅吃了啦。”
“这个设定好像不对劲啊。”
“因为这是rpg嘛。”
“哦。”
“所以队长你有看到那群老司机逃跑的方向吗?”
“我没看到……不过大概也就是向前跑了吧。”

与此同时,就在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处。

“【璇碳啊你为什么要违背信言。】”菠菠站在璇碳旁冷漠地说道,“【这样会带来很不好的影响的。】”
“我又不是不知道那些人形自走催稿机器有多狠。”璇碳摇了摇头,“我这是为了全队做的想法。”
然而除了璇碳和菠菠,几乎其他队员都在状况外——包括懵掉的队长赤方。
“啊?”奕彤最先回过神来,“我是谁我在哪?”
不久以后其他队员也从一种半昏迷的状态中醒了过来,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是不是跑太快失忆了?】”
“没这种可能……”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就待在这吗?”沧穹说这话时,璇碳看到赤方打开了守望屁股。
“现在不是沉迷屁股的时间,队长!”璇碳拍了下赤方的脑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深入这条小巷,去寻找较为安全的地点。”

另一边。

“那我们现在是前进吗?”韵绕问道。
“也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就前进吧。”书签趴在韵绕肩上,这么命令她的队员。

【莫天】

赤方侧。
“这会不会是死胡同之类的啊。”
“就算是也没关系吧……反正躲开书签他们就好了。”
“大不了再回去嘛反正她们不可能一直在原地等着。”
于是他们继续往前走,走到了一个山洞前。
“……我们进去吗?”赤方征询队友们的意见。
“要是书签发现我们没走大路会回去找我们的吧……现在回去的话要是撞上就完了。”
“为了死的不那么惨我们还是进去吧。”炸鸡翼抖了抖翅膀。
“【同意。】”
半小时后。
“好无聊啊……这个山洞里会不会有宝藏之类的东西。”碳……璇碳一边观察四周一边说道。
“有可能。”赤方一边打黑魂一边回应。
“大概。”炸鸡翼一边刷Brionac一边表示赞同。
沧穹打开了xi不对是sai准备继续摸鱼不画稿子。
其他人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吃瓜围观。
“……你们逃命也不要逃的这么悠闲啊!”
“【那边好像有光。】”
“可能是出口吧。”璇碳说。
“出口啊。”
“……”
“终于到出口了啊啊啊!”大家忍不住欢呼起来。
书签侧。
“……”
“………”
“…………”
“风景不错。”
“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众人一脸懵逼地站在悬崖上吹着海风,阳光显得格外灿烂。
大家对于书签会不会被风吹跑感到担忧。
“所以我们跟丢了是吗。”
“好像是。”
“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
他们忽然听见一声欢呼。
“……”
“……你们听见了吗?”
“听见了。”
“是的,而且这声音很熟悉。”
“那是赤方她们的声音啊啊啊啊啊啊!”
赤方侧。
欢呼之后,大家站在山崖下面对着一望无际的海洋思考人生。
真的是死路啊。
是死路啊。
死路啊。
啊。
这就很尴尬了。
“之前谁立的Flag,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赤方收起键盘挽起袖子。
“不是我。”
“也不是我。”
“楼上+1。”
“【+2。】”
“……”
大家把目光放到唯一一个没说话的人身上,然后召唤出了各自的武器。
“呃……上面是不是有什么动静……”
“你转移话题也没用。”赤方说,“大家上!”
“等等上面好像真的有动静。”炸鸡翼看着悬崖上方仔细听了一会后说道。
书签侧。
大家开始寻找声音的来源,但找了一圈连只viz都没看到。
“不可能集体幻听了吧。”
“他们会不会在悬崖下面?”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于是大家走到悬崖边往下看,正好对上了赤方他们的目光。
“……”
“……”
这就更尴尬了。

【赤方】
现在的状况堪称完美,完美无缺。两队人都感到自己仿佛是遇见了在12月24日的晚上乘坐飞机时撞上圣诞老人这种无厘头事件。但看上去这种僵局一时也无法打破——
“怎么办呢,队长?”
悬崖上的一队人将视线集中于一张纸片,悬崖下的一队人紧紧盯着他们捏着游戏机的队长。
“戏游gpr机联页网bs致极……”赤方对着游戏机的屏幕念着。
“队长你在搞什么……?”沧穹一边将箭搭在弓上防备对方发动空袭,一边问道。
“我在倒着念WTFgame的介绍。”
“为毛?”
“一般情况下陷入危险境地的时候念一些危险的话应该是可以召唤出撒旦的。“
“【我想你一定是代入了什么奇怪的游戏设定。】”
“因为这就是game呀。”理所当然的回答。
不过幸运的是,或许并不是所有队长都如此,如此的不靠谱。总是有存在那种记得自己该干什么的人的,这不得不说是WTF世界为数不多的幸运。“你们还是不打算交稿吗?”立在对面的法师肩上的纸片用威严的声音问道。
“不用问他们了,直接跳下去抓住他们让他们交稿吧。“泠羽提议道。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不想摔死。”韵绕立刻反对了这个想法。
“莫天是不是会飞来着?“
“我不会飞。”莫天面无表情地答道。
“拖出去炖了下一个!”……
上面争论的热火朝天,下面也陷入了纠结中:原路返回想必又会碰上,前面是悬崖后面是海,活生生的逼上绝路。
“璇碳,翼,你们俩能不能侦察一下哪里有路?”听到奕彤的询问,她们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分头执行各自的任务去了。
“【呃,彤彤啊,你不觉得那两个人会找到不是人走的路吗?】”
结果来的比想象还快,没一会儿璇碳就抬起了头,应该是那些团子——不对,璇小沫给她传来什么消息了。
“队长,璇小沫说它找不到路。”
“找不到路?这就麻烦了……”
“是的,它说只有鱼。”
“什么叫‘只有鱼’?”
“就是只有鱼啊。”
“等等,你说清楚点。”赤方终于反应过来,“你把团子放哪去了?”
“海里啊,还有,它叫璇小沫。”璇碳说着伸手往看不见边际的海面一指。
“你……”璇碳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面前这群已经要散发出黑气的人,“你……”
“我?”
“你TM去海里找路???”

【狗带】
“如果我们运气好发现了避税珠之类的话,下海也是可以的。”璇碳说。
“你是不是手癌,不,是口癌了。”奕彤说。
“啊,好像是避水珠。”璇碳纠正,“不过现在不是纠正的时候啊啊啊啊啊啊,上边那些人万一下来了该怎么办!”
“不要怕,就是肛!”翼子喊道。
“【既然如此,不如和她们好好谈谈吧,说不定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
“所以说,我们现在,要去主动找那队看起来和我们是一个feel的队伍吗?”翼子看向悬崖上方,但是看不清什么东西。
“大概是的,璇小沫在海底也没有发现什么道路。”
“废话。”众人异口同声。
“话说我们这么干有什么后果吗?”沧穹看向一干人。
“会被打死。”
“会被打残。”
“我会给你们烧香的。”
翼子看着这帮不靠谱的同伴:“喂喂,不用这么悲观吧。虽然我们的确很菜。”
“【我同意】”
“等等,你同意的是哪一句话。”
“反正只能上去了吗,对方看起来也不是很强,特别是那一张纸。”璇碳说。
“【最好能和平解决】”
“那么就出发吧!”奕彤鼓舞着大伙,“大声喊口号鼓劲!”
“虽说看上去很傻。”
“听上去也很傻。”
“所以我们是!”奕彤带领大伙。
“狼牙山五壮士!”
“等等,有什么不对...”
-书签:“下边好像有什么声音...”

【韵绕】
书签打了个寒颤。
如果有人吐槽自己是一张纸片,而且是看起来非常没卵用实际上也的确没卵用的纸片的话书签小姐一定会摆动双手——哦不,在这种状态下应该叫缎带——原地暴跳如雷,或者用和善的眼神凝视对方然后跳起来用缎带抽那个人一脸。
你这样是要被抽脸的.jpg
画面感很强烈的样子不过还是住脑吧,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才是关键。
“纸片片你是不是听错了啊,这悬崖看起来好——————————特么的高。”泠羽很夸张地比划着。
“不可能,还有都说了别叫我纸片片!”
“哇,这悬崖看起来好深啊,”rc蹲下来盯着悬崖下方,“下面真的会有人吗?”
“喂喂喂rc别离悬崖这么近啊万一摔死怎么办。”
“丢个火球下去如果有哀嚎声就绝对有人。”韵绕手中出现一团火球正准备往悬崖下方丢下去,“If you gaze into the abyss,the abyss gazes also into you...”
“……这真的不是哪个游戏里抄来的么?”
“等……停一下,麻烦停一下。”
“啥?”
“万一砸中路人怎么办。”
“……别闹,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可能有路人。”
“那怎么办,”雹雹挥了挥手中的火锅勺,“总不能放弃任务吧。”
“这里不堵住他们的话也没机会了不是么?”泠羽调整了下眼罩说道,“再过去就是大海了,难不成这群人准备逃海里么?”
“……这游戏有潜水的设定么?”
“应该没有,应该。”
“所以我们现在是要跳下去堵住他们然后催着他们交稿?”莫天摊手。
所有人,除了莫天,非常默契地将视线移动到悬崖底部,然后又用智慧的凝视齐看向莫天。
“怎,怎么了?”莫天被凝视得心里有些发毛。
“……这话怎么从你口中说出来这么违和。”
“重点不是这个好吧,”莫天抹去额头上顺下来的三条黑线,“重点是这样我们不是要先摔死在悬崖里。”
“直接Freedom Dive的话肯定死啦死啦的。”
“没尝够火锅呢我还不想这么早死。”
“不想就这么狗带。”
“我的话就这么飘下去好像没什么问题不过时间肯定太长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
“她们应该不会蠢到奔向大海然后感叹青春之类的,”rc首先开口打破沉默,“不如在这等等?不掐起来完成任务必然能节省不少时间”
“同意,撕逼什么的好麻烦不如沉迷屁股。”
“楼上+1”
“楼上+2”
“楼上+3”
“那就这样吧,话说回来都这个时候了有点饿了啊。”雹雹摸了摸肚子,“虽然这里肯定没有火锅吃。”
“那去找点野果子好了。”
“唉我也去,你们等我。”
“等等你别去啊……哎哟喂!”
惨叫声过后只见韵绕以很奇怪的姿势趴在地上,原本坐在她肩膀上的书签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在空中飘荡最后也脸朝地落在了地上。
“……土真好吃。”
“雾擦谁TM踩我袍子!!”灰头土脸的韵绕爬起来忍不住大声骂道。
然而她回头看到的只有悬崖边——自己分明离悬崖最近,根本不可能有人踩着她的袍子。
——
“妈的我快不行了累死了老宅家玩v不好啊……唔哦等等我好像拽到什么东西了!”

【书签】
“等等这么快我还以为我要在这个鬼地方吃上一个月的土……诶?”
蓝发少女话音未落,就看见身旁的刺客以饿虎扑食一般的速度冲了出去。“made这么快?!”不到一秒的功夫,她迅速地在脑海中过了一遍队长走前嘱咐的行动要领,接着紧跟在刺客身后冲出了藏身之处。双眼猛地接触到光亮使她一时有些难以适应,待心跳稍稍平复之后她定睛看向了来人——
对面的五人正是那传说中来讨伐他们的催稿小队。
“咳咳,嗯,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就是那传说中的拖稿小队的队长!我们可是跑了很远才在这里设好埋伏的!这样就能把你们在悬崖边一网打尽了嘿嘿嘿想催稿想得美拖稿势力才是无敌的……”奕彤听见她亲爱的赤方队长在器宇轩昂地对着对面这么喊。队长我求求你讲话之前先过过脑子好吗我身为你的队友都要听得尴尬Ex了你行不行啊你。
对面五人一片沉默,沉默过后是小声的吐槽。
“我靠这就是刚刚拽我袍子的那家伙吗。”“看这身打扮像个刺客哦。身为刺客难道不是偷袭才是正道吗。”“估计这个刺客才刚入门……”“原来拖稿队的队长是这样的人吗怪不得他们交不上稿。”“同感。”“附议。”
“……喂喂喂我说你们别看不起人啊!我就是这样的刺客咋滴啦不服来打架啊——”“队长你冷静。”吓得彤彤赶紧捅了两下赤方的胳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催稿小队一共应该有六个人啊。”十分冷静的彤彤提出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好吧并不关键。“彤啊你不知道吗对面催稿队的队长它不是人哦。”“……等等不是人?”
“我擦你说谁不是人呢我哪里不是人了你tm才不是人你们这群拖稿的还我们跑了多久你造吗我们心里苦啊你们就沉迷摸鱼屁股打牌赌骰外加柠檬茶了你说你们还是不是人”虽然对面没有一个人动嘴,但从中间那个疑似队长的黄毛法师的袍子里传出了一阵响亮的嘴炮声。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就是真正的队长。
彤彤酱的眼神突然犀利了起来。
“搜扣哒!”彤彤抄起枪对着那件袍子就是一击。
“砰!”
……
……什么都没有发生。尴尬Ex连击。
那个从袍子中传出的声音暂时打破了尴尬,“你这算精密空骰吗。”
“……闭嘴!!!”蓝发少女愤恨地喊道。对面的眼罩奇葩、召唤师少女和龙剑士噗哧地笑出了声,另外两个人站在原地一脸懵逼。算上赤方是三脸懵逼。话说回来那家伙刚刚说的打牌赌骰是啥我只知道屁股,赤方如是想。
“……你们,想在这里愣到什么时候?”领队的法师少女轻笑一声,“闪光术!”
瞬间整个悬崖上被光芒笼罩,泠羽觉得就算是自己在队友的Ex凝视之下跟梨球公主秀恩爱都不一定有这么闪。“出来吧,丛林中的侍从们!攻击刺客!”
光芒很快退去,原本在崖上的刺客和法师却都不见了踪影。
“还愣着呢?——撩乱射击!”
我靠这彤绝壁打牌打多了。几乎是在枪声响起的同时,一个如同比利王般的身影出现在了四人面前,紧接着剑士莫天冲出防护圈,与对面的枪手近身缠斗了起来。
泠羽望向不远处的一片丛林。她和召唤师rc都可以进行远程控制攻击,因此她们的人物自然是保护队长。

*

“这里大概差不多了……快点,趁那个刺客还没——”
丛林中的法师刚把一张纸片从袍子中掏出来,话音未落,就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断了。好几枚飞镖从四面八方迅速向她飞来,眼看着施法已经要来不及,突然间她的四周窜出了大量的魔法荆棘挡在了飞镖的前方。“嚓嚓嚓——”她凭声音判断那些飞镖应该是刺入了荆棘丛中,然后就听见了那张纸片兴奋的叫喊:“雾草rc的技能好酷炫!是茨林吧对吧对吧!”“那是啥?!不是你还有闲心……”法师转过头,正好看见纸片儿飞速比划完了一串奇怪的姿势然后“嘭”的一声变成了人形。
“多谢掩护,韵绕。”四周的魔法荆棘渐渐散去,黑发少女推了一下眼镜,迅速地从怀里抽出了一张画着护符的纸片贴到了韵绕身上。“恶灵退散!”两人的周身瞬间出现了一道金色的保护结界,“快跑!”
“我说你啊刚刚是不是不仅切换了外表还顺带把人格也切换了啊。”
“大概是的(推眼镜)。”
“啥居然还承认了???”韵绕问号.jpg。
在两人撤出丛林的同时,她们听见了身后刺客的声音:“你大爷的这什么鬼丛林怎么有这么多二胡卵子啊烦死了放我走好吗?!”
大羽子GJ,书签在内心默默给大羽子点了36个赞。

*

“雾草这妹子打枪这么疯啊我的剑都快要被打坏了!”
“食我乱弹扫射啦——”
莫天扛着他的屠龙宝刀想要追上彤彤进行近身攻击,却碍于不断袭来的子弹不得不拿剑来阻挡,枪手又趁机跑到了远处,两人就这么在悬崖上绕着圈绝命狂奔<<<<<<<<<。
突然间从那遥远遥远的地方飞来了一个物件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彤彤。她把那物件从头上拿了下来,没错那居然是一个娃娃大小正好能趴在人的头上而且还是一个金色长发带着黑框眼镜披着白色披风一脸不情愿的男性趴头娃娃!
“雾……雾草……居然,居然是瑟法的趴头?!天啊为什么这种地方会出现这个我朝思夜想梦寐以求的趴头娃娃这一定是天意我感觉在不久的将来瑟法就会来我家了怎么办这个瑟法好可爱……”彤彤瞬间被这个从天而降的娃娃砸到蒙圈,莫天趁机冲上前——
“看招!!!”
剑士挥剑狠狠砍下,将枪手的两把枪直接分了尸。砸中少女的趴头娃娃也受到波及,被剑刃蹭了一下后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什……?!”彤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算计了。
“这叫萌杀。”
“队长!”“纸片儿啊。莫天和雹雹同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招呼道。
“那是我的技能,你要实在喜欢改天我奶你出瑟法好了。”化为人形的书签正和韵绕一起从丛林方向赶过来,“但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打败你们。防护!”
“输出换到前排,我在后排保护防壁!”法师韵绕凭着以往的作战经验协助指挥道。
“……队长,请给我一点时间准备武器。”彤彤低声对刚刚摆脱二胡卵子的纠缠赶回来的赤方说。
“我会为你争取时间的。在这种地形上摆出这种阵型,他们已经完了。呵……”

刺客在前线的闪光和剑影中来回穿梭,却迟迟没有进行攻击。“这人是自带移9吗怎么跑得那么快摸都摸不着……”“你不知道有一种技能叫闪现。”雹雹小声回应了rc的抱怨。
估摸着防护壁的效果应该快到了,刺客闪身扔出数枚飞镖击向防护壁。“叮——”防护壁的持续时间已经到了极限,随着防壁破碎,黑发的妖术师脱力般的向后退了两步。
几块土砾滚落下了悬崖。
“等等,那里危——”
还没来得及喊完话的韵绕瞬间被赤方用尖刺抵上了喉咙。
蓝发的枪手瞬间从腰后又掏出了两把手枪,迅速瞄准了悬崖边缘。
“库拉诶——”
接连的枪声在同一时刻爆发,伴随着石崖的开裂声。
书签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崩塌了。
“……诶?”
“谢谢你的娃娃喔。拜拜啦。”
在耳畔被风声灌满之前,她最后听到的是枪手带着笑意的告别。

*

“雾草累死我了终于写完了,2593字很强我觉得我已经上天了。”电脑前的少女长舒一口气,保存了文档后打开了QQ的聊天窗口。
“KFC黑帮团”,超正常的群名。
“真好,真好——结果到最后催稿小队也没有催到稿呢。”
“不过真正的拖稿王,并不在拖稿小队里啊。”
“真正的拖稿王,肯定是结局最惨的那个啦——”


—完—

评论
热度(34)
  1. 碳素结晶璇WTFgame 转载了此文字
  2. 詩織WTFgame 转载了此文字
    瞎jb划拉一周年快乐
  3. AparallelX帕尼尼韵绕 转载了此文字
    KFCy已经完了蛋儿群(笑 帕尼尼韵绕 kfc生日快乐~大家都辛苦啦
  4. 雨包雹泠羽子的蜜汁叉烧 转载了此文字
    这破群乙烷 对于接文还要秀恩爱的行为示以强烈谴责(x)
  5. 帕尼尼韵绕WTFgame 转载了此文字
    kfc生日快乐~大家都辛苦啦
  6. 泠羽子的蜜汁叉烧WTFgame 转载了此文字
    微博端有个人的一些感想草拟爸爸的缩图
© 詩織/Powered by LOFTER